中考与射击

中考与射击


 


中考是国家设置的高中各类学校选拔人才的一种考试形式,因对学生的前途有重大影响而引起学校、家庭和社会的重视。对考生而言,考上一所好的高中就意味着向成功之路迈近了一大步。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学生如果考上了中专、师范后,国家还包分配就业。许多家庭,特别是农村家庭的孩子,中考就成了决定前途命运的关键考试。随着国家招生政策的变化,现在大学毕业都不包分配了,中考仅就成了上一级学校选拔人才的主要途径。


射击是一项体育赛事,与中考何干呢?是啊,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事被我拿来相提并论,是不是有点无事生非?


哈哈,想说这个话题,是基于这次中考后,我的两个学生因一科发挥失常影响了总分而落下名次,失去了读重点高中重点班的机会。这一结果对他俩打击很大,几天来心情还是沉重的。说实话,我真为他们遗憾。不是吗,平时的大考小考经历了那么多次,他们没有失误,到了中考这个决定性阶段,却失误了。


是他们基础不好吗?不是,我的这两个学生基础一直不错,而且还是我引为自豪的高徒;是他们没用心吗?不是,即使是最后阶段的总复习,他们俩都是认真学习,且精神状态都不错,而且我还多次与他们交流,了解思想和学习状况,孰料结果却出现了意外。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其中一名女学生,她平时的考试就没怎么出过岔子,也就是说,我无论如何怎么都不会想到她会把这一科考砸,而且让人想不到的是,她的其它弱科这次考得都很好了,强科反而成了弱科。


我真是想不通,这到底是什么原因?这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我百思不得其解。最后,我突然想到了去年的北京奥运会。


2008817,射击比赛。


这是男子50气步枪三种姿势的决赛的最后一枪。只要击中7环,冠军非马特·埃蒙斯莫属。结果是,埃蒙斯这一枪只打了4.4环。金牌被送给了中国射击选手邱健。


“最后一枪,脑子中想了很多东西。是的,我一直想着上届雅典奥运会,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我觉得自己已经足够放松了,我扣动了扳机。”埃蒙斯说,“但是,子弹打出的一刹那,我就觉得扳机一定出了问题,我有预感这一枪肯定打坏了。”


这是埃蒙斯对自己开枪失误的分析。


原来,在上届雅典奥运会中,埃蒙斯因最后一枪打在别人的靶上后得了个0环,供手把金牌让给了中国的贾占波,没想到今年又出现了一枪只打4.4环的成绩。


可见,中考(包括其他考试)与射击虽然是两种不同的考核形式,但是,考生和运动员确有相同的心情。运动员希望赛好怕赛坏,考生当然希望考好怕考坏。如果在考试或者比赛时,把这样的想法和心情带入了考场或赛场,就会影响正常发挥,失常表现也就在所难免了。   


试想,如果埃蒙斯不想着雅典奥运会的脱靶,他的心情就会是平静的;如果我们的考生不想着一定要考上重点中学,一定要为谁谁谁争光,一定要为某某某争气的话,心情也会平静的。


其实,用平常的心态去考试,反而会考出正常的结果。


考试与射击的道理是一样的。

教师节,不快乐也快乐

教师节,不快乐也快乐


教师节马上要到了,突然产生想说几句话的冲动。


有人说,当某种职业的地位不高时,就给他来个节日,比如护士节、比如教师节,我不赞成这种说法。因为照此逻辑推理,那么母亲节、父亲节等节日,是不是就说明父母亲的地位降下来了呢?只有在忤逆子面前,父母才没有父母的地位。


那么到底教师的地位高不高呢?作为教师,我觉得最好别为这名份争来争去。梁启超曾说过:“凡职业没有不是神圣的,所以凡职业没有不是可敬的。”教师是三百六十行职业之一,当然也是神圣的了。所以,国家一直在提倡尊师重教,当然也得提倡尊重其他职业。解放战争时期,志愿军是最可爱的人,汶川大地震时,除了解放军可爱,救死扶伤的医生也可爱,用自己生命保护学生的教师也可爱。


1985年第一个教师节时,我还在师范读书。放假时,听到家乡学校的老师因过教师节,单位为老师们买液化汽瓶,买风衣,买藤椅,让我对未来的教师职业充满了憧憬。因为教师节的福利以当时教师的收入来算,相当于中年教师一个月的工资。这对一直清贫的老师来说,帮助添置家庭必须品,真是雪中送炭啊。连续几年,许多人都眼羡当教师的。


也许是市场经济的冲击,人们再论职业的地位时,开始拿钱说事,教师的待遇虽然在有了极大的提高后,却不能与物价上涨同步,仍处于弱势群体,困难职业。教师不得不在灯火阑珊处了。这样,受尊敬成了一句空话。尤其是现在,由于一些不是教师所愿或所做的事,比如补课啊、收费啊、学习用品等资料啊等强加于教师头上时,教师的声誉受到很大影响,这就如同有了贪官令人厌恶而使人仇官一样,自然加剧了教师在百姓心中的厌恶度。其实,最普通教师是无辜的啊。


我现在住的地方是一个工厂的家属区。这个工厂已经倒闭,许多工人都下岗了。但是,他们都有工厂按福利的分的房子。作为教师的我,在国家经过了从福利分房到货币分房几个阶段后,却没有房住,而且每月还要按时被扣住房公积金。为了拥有自己的房子,只得把一作为教师夫妻俩的大半生省吃俭用的积蓄再加上借款拿来买下岗工人分的二手福利房,那可是他们只花一万元就分得的房子。


不管是否欠债,起码有房子住了,即使这样安居也乐业啊,当向学校走去,看到教室里那些活泼欢快的孩子,还有上课时睁大的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每一位教师都明确自己肩上的担子,都问过自己的良心。听到上课时一声声“老师好!”,下课时一句句“老师辛苦了!”时,大家都会忘记谣言、诬伤和误解。更不会想到获猪肉多少钱一斤,食油又涨多少了。


当收到节日短信、明信片时,一句句问候,一声声感谢雪片似的飞来时,笑意写在脸上。教师节就要来了,收到短信后,你想得起这位发短信的学生吗?

面对学生的误会

            面对学生的误会


                           


这几天上课,我发现坐在四组第三排的学生严浩不怎么配合。我讲课时他就在下面玩自己的钢笔,我要求看黑板时,他就看别处。这真是怪了,过去严浩不是这样的啊。你看他根本不与我正眼对视,似乎对我有很大仇恨。


我纳闷这是怎么了,想一想这几天的所为,并没有批评过他啊,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我想在下课时找他问一问,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一下课,没等我开口他就向门外跑了出去。看来问题还比较严重,不然,怎么会这样呢?我一定要把这事搞清楚。


到办公室后,看到桌上的日记,先把日记改完再说,这要想着,我坐下拿起了红笔。当我改到一个同学的日记时,一段话让我怔住了:“严浩在寝室成立了一个反XXXXXX是我的名字)组织,现在已经发展了近十人,要专门与XXX对抗。有的学生不愿意加入,他就极力劝说,哪怕是挂个名也行。已经有两个女生也被他说动了。”为什么会发生这事?又是什么原因使他这要呢?我急着往下看。


“严浩为什么对X老师这么恨呢?据严浩说,星期三下午同学们在教室自习时,他在唱歌,见XXX从走廊经过。一会儿,班主任进来,看见严浩不守纪律,狠狠地批了他一顿。他就说是XXX去告了状才让他挨了训。他就恨X老师了,说X老师不是人,一看见就有气, 一看见就恶心。”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终于明白了,这是严浩误会我了。我哪儿向班主任告过什么状啊。连我什么时候从教室前走过也不知道啊!看来这个学生疑心很重,如果不把这个误会弄清楚,于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可是对严浩来说将会有很大的影响。这不仅是学习上,连思想上都会有影响,因为他已经与我为敌了啊。


我想,何不利用下午讲日记的机会把这个误会消除呢?


下午,我抱着日记走进了教室。我说:“同学们,今天的日记我改完后,有很大的收获。第一,有一部分同学的写作水平有明显的提高,第二,也有部分同学能向老师袒露心迹,以日记的形式倾诉自己的衷肠。说这话的时候,我有意地看了一下严浩,没想到与他四目相对了,他似乎有点不自然,但很快又把头偏了过去。我继续说:“现在,老师给大家讲一个典故,这个典故叫《人有亡者》,讲的是从前有一个人到山上去砍柴,他把自己的斧子忘在了山上。回家后总是找不到,他就怀疑是自己的邻居偷了,便开始观察起邻居来,他发现,邻居的一言一行都不正常,一定是偷了他家斧子的缘故。后来,这个人又到山上去砍柴,在上次砍柴的地方发现了自己丢下的斧子,原来是自己忘了,这才知道误会了邻居。回家后,他再观察邻居,发现邻居的一言一行又不像偷斧子的人了。”这个故事能给我们什么启示呢?


同学们齐声说:“没有根据,不能随便怀疑人”。这时,我又特意地看了一下严浩,见他的脸有些微红。下课后,我把严浩叫到了办公室。


“严浩,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知道,刚才老师讲的故事是讲给我听的。”


“为什么说我的故事是讲给你听的?”


“这几天,我非常恨老师,认为老师在班主任面前打了我的小报告,使我挨了批。”


“所以你就组织了一个反XXX的组织是不是?”


“是的。”


“你确实误解了老师。你想想,如果老师真的要说你上课唱歌不好,为什么不直接说,有必要对班主任讲吗?你能想到告状不好,难道老师就没有想到这样告状不好吗?”


见严浩低下了头,我趁势说道:


“其实从这件事中,老师可以看出,你是个对自己的言行很在意的学生,不希望有什么问题出现。从这一点来说,老师反而很欣赏你。如果你能从这件事中吸取一点教训,比如把自己不对的做法改过来,让同学们更了解你,这将会对你有更大的益处。”听我说到这里,严浩对我说:“对不起X老师,我马上就改散我的那个组织,也希望老师狠狠地批评我。”


我说:“我已经批评你了啊。”


他用吃惊地眼睛看着我,向我鞠了个躬,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这以后,严浩上课认真听讲,与我积极配合,进步越来越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