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言《让座》(附点评)

让 座
  陈晓言
  我坐在公交车的前排。路过鲁广一站时,两个穿着时髦的年轻女子上了车。一个坐在我旁边,一个坐在我前面。
  又经过一个站点时,上来了一位拄着拐杖,秃了顶的老爷爷。见车上没有座位,老爷爷只好站在了我前排座位的旁边。
  “哇——”忽然,老爷爷吐了,全车人都吓了一跳。这时,前排的年轻女子站了起来:“老爷爷,您坐吧。”她让出了座位,站到了我旁边的同伴身边。
  我的脸顿时火烧一般难受:作为一名初中生,却没有想到给老爷爷让位。我想,此时此刻,全车人都像我一们自责。
  我不禁向那个站着的年轻女子投去赞许的目光。我发现她不但有外在美,还有着常人没有的内在美。外在美与内在美的完美结合,使她的形象渐渐地高大起来,也让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咦,你道德蛮高尚啊!全车就你一个人给老人让座位,佩服,佩服!”我突然被说话声打断,一看,是坐在我旁边的年轻女子也对她的同伴刮目相看。
  只见站着的年轻女子伏下身,对坐着的女子说了几句话,虽然是悄悄话,但还是被我听到了。我被那句话惊得差点叫出了声,眼睛一时瞪得大大的。她说:“我哪是想让座啊,都是那老头儿呕出的东西太恶心,还有一股酸臭。我若不到你这儿来,保准也会呕!”
  原来,她是嫌老爷爷呕吐得太恶心才让座的!
  我怔怔地看着这个女青年,刚才那美好的形象已经荡然无存,我甚至觉得她在我心中变得比蝼蚁还渺小。
  突然间,我也嗅到一股恶臭,不过,那不是老人的呕吐发出的,而是一颗心灵腐烂后发出的恶臭,我受不了了,只得提前一站下车——因为,在车上那种心灵腐烂的恶臭中,我会被闷死的。
  走在马路上,我深深地吸了口新鲜空气。
  
  (简评:以让座为题材的文章,不知出现了多少。当我初看到这一题目时,也曾想过,这不是老套套吗。可是当我看完本文后,我也与小作者一样,“惊得差点叫出了声,眼睛一时瞪得大大的”。我万万没有想到作者能在这常写的题材中不落窠臼,独僻蹊径。这样写,真正体现了作文要求的“常中出新,平中见奇”。把一位“让座”的女青年肮脏的灵魂展现在读者面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表现了作者鲜明的爱憎观和强烈的批判精神。宋继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