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毛毛虫

我是毛毛虫
  宋继军
  童年时代,我穿毛裤,没有人叫我毛毛虫。学生时期,我穿毛领,没有人叫我毛毛虫。到了青年,我穿毛衣,也没有人叫我毛毛虫,如今我已进入中年,穿了件毛袄,却有学生叫我毛毛虫。
  叫我毛毛虫,是缘于我穿了一件有毛的衣服,这件衣服是去年冬,妻子见我没有换洗的厚衣服,花二百多元为我买的。没想到,我这一穿,一个冬就要过去了,却一直没有换过,也许是学生看我天天这模样,有点生厌了,所以,送给我这一个尊号。
  要是在童年时代,大人叫我毛毛虫,我可能要反说他:“你才是毛毛虫呢”,当然,大人这要叫我并无恶意,那是说我还小,可我就是不领情。
  到了学生时期,如果同学叫我毛毛虫,我一定会与他干架,你凭什么要在我面前装大,还真是邪了,当然,干不干得赢还当别论,鼻青脸肿的时候也是有的.
  到了青年时代,如果有人叫我毛毛虫,也许我会记住他:看你将来又有多大能耐,说我是个毛毛虫,还不知你是个什么虫呢?
  可是,一直没有人叫我“毛毛虫”。
  倒是今天,听见我的学生叫我毛毛虫。刚听到时,我真有点惊讶,马上,我就想,怎样反应,瞪他一眼吗?吼他一声吗?捶一下桌子吗?我都没有,我只是很自然地瞟了他一眼,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脸上泛起了红晕。
  我为什么没有训他,我觉得,能叫我毛毛虫,也是一种受用。
  毛毛虫,虽然长得那样渺小,又没有骨头,但是他有生命。他能在弱肉强食的大自然中生存,从这根枝丫爬到那根枝丫,从这片树叶挪到那片树叶。也许他的生命就在短短的一瞬间,被一只鸟看见后,还没反应过来进了鸟的肚子;也许因为它不慎,从一片树叶上落下,被一只或几只蚂蚁看见,即使经过不屈的抗争,顽强的挣扎,到成为这些小小的蚂蚁的一顿美餐。但是,它们还是在繁衍,并没有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我,一介书生,普通教师,不是一只毛毛虫吗?
  你看,那片树叶上,一只毛毛虫正向前爬行,它的背一弓一弓的,前面有好多困难,它不管,还是往前在爬,它是要爬向哪儿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