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致庸不“庸”

乔致庸不“庸”
——看电视连续剧《乔家大院》
宋继军
断断续续地看《乔家大院》,也断断续续地在认识乔致庸,至于乔致庸为何不叫“乔至庸”,我的体会是——他称得上一个堂堂的男子汉。
敢想敢做
包头生意告急时,他筹划了一个打垮达盛晶的方案,让妻陆玉菡到京城去传谣,致使民间误以为朝廷将平乱,使达盛昌中计,用高价买回乔致庸的高梁而在商战中失败。乔致庸将对手战败后又主动与之言和。这一种胸怀让人钦佩,因为他并不是假惺惺地这样做的,确实是以诚相待。这一着,一般人难以做到。
后来,他又对包头各商号欺蒙客商,任用私人等行为进行整治,该走人的就走人,该留下的就留下,而且还变更和制定新的店规,允许伙计顶身股,这一新规,激发了像马荀这样有能力的伙计的极大热情,使他们能够人尽其才。特别是他录用马荀为包头大掌柜,更是一个大胆的举措,这可是破了商家的大规矩,前无古人的。正因为乔致庸如此,包头的生意才转危为安。
在南下武夷山贩茶的问题上,乔致庸也表现出了一个商人所具备的慧眼和胆量。他是在意外中得到的一张百年商路地图。当他在图中看到前人经商已经走遍了天下,不仅有茶路,还有丝绸之路时,可谓热血沸腾,因为自己的见识是多么短浅啊。看到这些商路如今已断,他马上就想到了茶农是多么盼望有贩茶的,“丝农”是多么盼望贩丝的。于是,一个大胆的计划在心中开始酝酿,并着手实施。他亲自带队南下武夷山,绕过太平军的阻挠,硬是贩回了茶叶,然后再亲自将茶叶北上送到恰克图。一路上不仅有沙漠的干渴、冰雪的寒冷,还有崔鸣十的两次暗算,他都化险为夷。
而最能体现乔致庸敢想敢做的一件事,便是他因兑换银票的方便快捷一事,想到了要进入票号业干一番,这样,他就不仅是贩茶贩丝绸了。他在向新的目标挺进,在向新的困难挑战,并且是主意已定,毫无悔改。使得一向对他百依百顺,且不失为他的好参谋的孙茂才也出来反对,并且暂时离开他。乔致庸硬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顶住压力,在北京开了乔家的第一家票号。虽然在票号开张的过程中,遇到了广盛源老板成青崖的刁难,但是,他挺过了这一难关。
敢爱敢恋
说乔致庸敢爱敢恋,这还得从江雪瑛说起。江雪瑛是乔致庸青梅竹马的恋人,对乔致庸一往情深,当然,乔致庸也深爱着江雪瑛。所以当大太太要通过与富家联姻来解乔家的燃眉之急时,乔致庸是心如刀绞。可是不答应的话,乔家就难以翻身。倘若答应的话,又怎对得起心中的恋人呢?在大太太和乔家众人苦苦哀求下,他才万般无奈地答应了陆家这门亲事。也许看到这里,我们似乎觉得乔致庸是胆小怕事,不敢爱江雪瑛。其实,他的这种迫于压力所作的选择还能说明,他这人能顾全大局,哪怕事件的结果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但是,乔致庸毕竟是乔致庸,他敢爱敢恋,就是在自己的新婚之夜,他还是弃新娘陆玉菡不顾,驾着车直奔江雪瑛处,他在门前高声大喊:“江雪瑛!江雪瑛!”,声音响彻夜空。把正在洞房等着掀盖头的新娘陆玉菡冷在一边。
再说陆玉菡,她是山西富商陆家的大小姐,既美丽又聪慧。因乔致庸曾经为她解过围,所以对他是大为倾心。嫁入乔家后,他总是在危难之时为乔致庸解燃眉之急,关心着乔致庸。这让乔致庸不得不深受感动,加倍地爱她。
对乔致庸来讲,江雪瑛与陆玉菡,一个是恋人,一个是妻子,他都深爱着。所以当他从恰克图回来后,就差点和江雪瑛私奔了,要不是孙茂才及时赶到。而对自己的妻子陆玉菡呢?他们称得上是先结婚后恋爱,因为在以后的经商中,陆玉菡成了他不可或缺的助手。因为每当他的生意有了坎坷,陆玉菡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她成了乔致庸事业上的重要帮手。
说到这里,对乔致庸不“庸”的认识就可见一斑了,但是,我又似乎觉得在他的身上,除了敢想敢做、敢爱敢恋外,似乎还缺点什么的——是不是还不至于“庸”呢?
大家都知道,乔致庸的“东家”身份不是自己奋斗来的,只能算是个“接班人”。而且这个“接班人”也是在“等额”选举的情况下产生的,如果有差额的话,他可能去参加了功名考试而做官了。我想,如果他的这个“东家”身份是靠自己的奋斗得来的,我会对他再敬重三分,因为能够奋斗来一个“东家”也是不容易的。你想,“东家”不仅能显示地位,还能代表权力,不是一般人就能弄到的,一旦成了“东家”,那些大小管家、还有伙计都得由你选拔点头,办事时,你也只需动动嘴、抬抬手就行了,所以,凭乔致庸的能力是否奋斗成一个东家,我还不敢肯定。为什么呢,因为在他经商的过程中,他一旦遇到困难就躺在炕上,孙茂才就成了他的谋士。而真正能为她逢凶化吉,为难之处显身手的又是她的妻子陆玉菡。我们可以关注以下几个事件:包头生意告急,是陆玉菡回娘家借银子;乔致庸开票号缺钱,也是陆玉菡回娘家借银子,后来乔致庸被关了,为了解救,陆大可把家产全部卖掉,临终前还在叮嘱陆玉菡要护住他的“臭女婿”。可见,乔致庸事业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还要得益于有一个能助他一臂之力的妻子。
当然,我们更应该看到,作为一个商人,乔致庸具备的美德也是他能在经商中化险为夷、转危为安的重要条件,如允许伙计顶身股。这不仅是提高了他们的经济待遇,更重要的是使伙计们的政治地位也有了提高。也难怪这一店规出台时,许多管家就站出来极力反对,觉得与他们的地位之间差距缩小了,把管家的位置怎么摆。如果用现在的话来说,这当属于人性化的管理中一个很重要的措施。再就是朝廷的海防捐派款发到祁县,乔致庸带头捐以重金响应号召,说明他能以朝廷为重,以国家大事为重。尤其是后来他开票号,更是为了实现汇通天下,使天下的商人都能以银票汇兑,免除押送银车这一困难。在对待这些事情的问题上,乔致庸很少考虑的是自己,哪怕是冒着生命危险,他也在所不辞。即使他在对待后来参加太平军的刘黑七的态度上,是否有过多的个人感情,我们只能说乔致庸是个讲义气的人。
这大概就是我认为乔致庸还不至于“庸”的原因罢。
我以为,《乔家大院》的意义在于,在社会主人市场经济的今天,我们的商人是否应该从主人公乔致庸的“商德”中受到教育,受到启发呢?

发表评论